公司新闻

于冬CEO演讲实录二:好莱坞与互联网巨头夹击下的中国电影
上传于2015-10-29

正是在今天这样一个时候,在中国电影产业能否实现进一步增长的关键时候。在中国电影自身还没有健全起来,行业改革亟需深水破冰,产业遇到瓶颈困境的时候,我们恰恰又迎来了互联网资本时代,以BAT为首的一批互联网巨头迅速冲击了这个产业。

美国电影现在已经到了什么阶段?就是为中国市场定制产品,把整个好莱坞搬到中国来生产中文电影。

一些好莱坞知名电影公司现在每年选择最优秀的五个中国年轻导演进行培训,到今年已经是第三年。这批导演都是目前中国最中坚的导演:徐峥,管虎,包括刚刚崭露头角的陈思诚。然而这只是美国电影开始大规模进入中国市场的前奏。首先是一大批航母级的,高科技的科幻大片,这批大片现在已经一直排到了20182019年,而且是在最重要的档期。今年大家看到了“速7”,隔一年,8“又来了。今年《碟中碟5》,《变形金刚4》在中国豪取了15亿票房,这都是好莱坞电影对中国电影市场的冲击。

另一方面,就是互联网资本对电影业的强势进入。目前,BAT等互联网巨头已经纷纷成立了自己的影业公司、影业集团,迅速地进入这个产业。近两年来,随着互联网资本进入电影业,中国电影出现了很多新名词:比如粉丝电影。大家纷纷宣称,中国电影进入了所谓的“IP时代”。然而,这些打着互联网思维互联网基因旗号的电影,事实上只不过是一批用互联网营销方式推广的“快餐电影”。

覆盖式的互联网营销下,这些电影快餐一度成为市场的主流,一度成为大家“颠覆”传统电影的标杆和模板。于是,行业里出现了三天拍一部电影的现象。比如一些综艺电影,三天、四天就拍完。迅速豪取几个亿票房。这会给大家造成一种什么印象:拍电影哪用得了那么贵?哪用得了那么多时间?

这样的电影使得一批真正尊重电影工业的导演,制作人黯然失色,在市场上根本不被关注。营销方认为,他们的作品太传统,不入流,90后不看。严肃电影被市场抛弃了,很多电影根本在电影院“一日游”。惨淡的票房,跟投入产出比形成巨大的差异。比如说吴宇森的《太平轮》,三个亿投资,高技特效明星云集,制作精良。手法的确传统旧一点,但是这不能贬低这部影片在艺术上的贡献,在技术上的贡献。然而这部影片的票房只有五千万。现在随便一个小鲜肉的电影就是七八个亿,过十个亿。于是,《煎饼侠》这样一批电影,就迅速把这些制作严谨、认真的电影打下去了,而且大肆宣传,大肆炫耀,大肆渲染。

于是,我们真正的电影观众,真正的影迷没有了。真正的影迷在等好莱坞,在等美国电影。

因此,互联网对电影的推动,要把中国电影带到一个什么方向去?这在言必称互联网思维的今天,非常值得思考。


“互联网思维”是电影业的助力,还是伤害?

依靠强大的资本优势,互联网企业的确给传统电影行业带来了很多压力。比如他们投资电影不计成本。互联网企业给导演开价都非常大方:你拍这个多少钱?两个亿?没有问题。”——把产业风险迅速推高。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大危机:突然我们发现没有导演可用了,导演请不起了,演员请不起了。这是一大悲剧。

互联网的很多营销方式,对传统电影企业而言,也是颠覆性的。比如电影票的销售。大量卖低价票,一张电影票9.9元,用低价票吸引用户,培养用户习惯。

当用户习惯培养起来后,电影院也不得不让步。但是他们并不会考虑这种做法对电影产业的影响。大量的低票价,大量的跟电影院,电商合作带来的风险转嫁给谁呢?转嫁给发行方。

电影院是既得利益者,甭管是谁,我就卖409.9元你自己卖去。但是9.940之间差价谁出呢?跟传统发行要。在行业内部这叫做票补。这个风气形成之后,发行商如果不接受票补,就被互联网营销抛弃。

比如《太平轮》没有票补,第一天票房只有600万,院线觉得这部电影没票房要下片。第二天场次排给有票补的影片,一开画票房2000万。

这样造成了,传统发行商有钱才能做发行,大量的钱补贴给电商,形成虚高的第一天票房。然而,这个票房只是通过低价促销形成的虚假繁荣,无法代替和掩盖上映之后的观众口碑。

目前中国电影的一个现实是:一个星期至少有8部新片上映,很多电影还没有能等到口碑形成,就已经下线了,靠口碑很难撑起一部电影的票房。因此,就造成大家拼命和电商合作,做票补。尤其是在重要的节假日。然而票补带来的巨大的洞谁来补呢?在影院和制作、发行方利益分配并不公平的当下,这个洞往往转嫁给了制片方和发行方。对于原创的一方,这无异于雪上加霜。

当然,互联网进入电影产业,也给这个产业带来了非常大的助力。这个助力体现在互联网推广的力度和覆盖的人群上,以及和用户的连接。手机发展到现在,已经近乎于人体器官。在智能手机上,可以解决一切问题。而智能手机的用户,和电影观众是高度重叠的。通过手机推送,可以直接解决到达率的问题,而且大大降低了过去通过纸媒,新闻到达用户的时间成本、资金成本。

通过微信、支付宝,很多用户行为被彻底改变了。比如,过去票房售票为主的时代,观众有很长的等候电影开场的时间,这段时间,我可能会去吃个饭,在商场里转一转,间接促进了消费。然而在智能手机时代,这个时间没有了。观众通过手机把座位都选了,到点直接冲进电影院。没有人在商场里买东西了,没有人在电影院里买爆米花了。直接改变了这个行业的生态。


创意”——电影的核心竞争力

然而,无论科技发展到什么阶段,创作依然是电影行业赖以生存的本源。你说这个“IP”有多少粉丝,这个游戏有多少用户,归根到底还是要要拍成一个好的电影,有价值的电影。内容创意,这是互联网资本、互联网思维颠覆不了的,这个创作过程是互联网无法超越的。所以作为一个电影创作的公司,制作的公司,只要牢牢抓住作品本身,互联网营销方式会给你带来巨大的不可想象的空间。

比如《捉妖记》的胜利,我认为是专业的胜利,专业的成功。这部电影创意的价值,制作的价值,是粉丝效应或者快餐式的行为,永远无法超越的。所以我认为,内容创意,是未来下一个十年,黄金时代的十年最重要的核心价值。我们要拍出有价值的无愧于时代的内容,这样的作品,这样的产品,在任何的平台上去播放,到任何时候的回首都是有价值的。一个电影公司要想立于不败之地,必须有这样的核心产品。

如果按照大数据,《智取威虎山》是不可能拍的。这种电影怎么可能吸引年轻观众呢?这样的电影怎么可能有票房呢?这是一个主旋律,一个解放军的故事,一个老的样板戏,年轻人怎么会接受呢?然而恰恰是这样一部电影,用今天的特技,今天的视觉效果,用现代电影拍摄手法,吸引了90后的人群。我认为中国电影需要这样的产品。马云看了《智取威虎山》也依然叫好,说电影拍的太牛B了。

我觉得中国电影需要一大批有制作水准的精品电影。制作技术领先,再加上丰厚的人文情怀,有了这样的电影,中国电影会是立于不败的。任何一个族群都有自己的独特的文化情感,审美取向。中国人还是更喜欢看中国人自己的故事。动人的故事加上优良的制作,中国电影会呈现出全新的面貌,好莱坞的动漫英雄是无法打败我们的。

对博纳来讲,我们一直做一件什么事情?就是追求电影的品质。我们有一句口号:博纳出品,必属精品我们追求的是电影类型化的多样,追求的是在现有的条件下如何能够往前推动电影产业的的发展,让中国电影能够在重重束缚下再往前走一点。

这就是我作为一名传统电影企业的领导者,在应对互联网资本和好莱坞航母级大片双重碾压下,对中国电影现实的一点思考。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