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于冬CEO演讲实录一:中国电影产业改革亟需“深水破冰”
上传于2015-10-29

时间:20151024日晚19:00

地点:中关村软件园中欧国际工商学院101教室


主持人:大家晚上好,欢迎大家在周六的晚上来到中欧参加今天的“高朋满座”论坛。今天我们非常有幸邀请到了博纳影业集团的创始人和董事局主席于冬先生,带来他对当下中国电影的一些思考。

于冬:大家好,我是博纳的于冬。非常高兴有这样的机会和中欧商学院的同学、老师一起来分享我对当下中国电影的一些思考。审视中国电影当下面对的困难,展望中国电影的未来。

我个人的职业经历其实非常简单:1994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后,在北京电影制片厂和中影集团工作了六年多。至今,我在这个行业已经有21年的从业经历。我入行时,中国电影正处在一个最低迷,最惨淡的岁月,中国电影正处在一个历史上最转型、最阵痛的一个关键的十年。

电影是不是商品?”——上世纪的电影属性之争。


从我入行的1993年到2001年,整整十年时间,整个电影行业一直在讨论一个问题:电影是不是商品?电影商品属性的争论,在1990年代这十年,成了整个电影行业最重要的讨论。1998年是中国电影最惨淡的一年,当时全国电影票房不到8.3亿。这一年有一部非常著名的电影,就是《泰坦尼克号》。《泰坦尼克号》一部影片拿走了3.6亿的票房。这3.6亿票房来自全国不到100张银幕,放了半年时间。

正是在这样一个电影产业一片低迷的背景下,一批民营电影公司崛起了。1997年的元旦期间,一部冯小刚导演的电影《甲方乙方》,拿到了3300万票房,开创了中国商业电影的先河。这样一部只有300万投资的电影取得3300万票房,尤其是在北京一个市场取得了1300万,这样的成绩让业界开始认真思考中国商业电影的发展,中国电影产业的发展。之后连续三年,冯小刚的贺岁电影都取得了三四千万票房,《大腕》取得了5000万票房。“贺岁档这个概念开始成形。这些成绩都让业界看到了商业电影的力量,认识到了电影市场化、产业化改革的势在必行。

正是从1997年开始,中国最早的一批民营电影公司出现了。这些公司包括王中军创立,以冯小刚导演为创作主力的华谊兄弟、张艺谋和张伟平的新画面,以及董平创立的“北大华亿”。1999年,由于中影集团的转轨,我决心从国企出来,创办了博纳。


2001,不彻底的破冰之旅


2001年是中国电影一个重要的年份。这一年,广电总局经历过十年的电影属性的讨论之后,终于迎来了“破冰”式的改革:通过行政命令打破行业壁垒,对广电系统进行改革。

这一年有5个标志性的重要文件:第一个就是允许民营公司独立出品电影。2001年以前,所有电影只能是电影厂出品,电影的产权、著作权都是电影厂的,这叫“挂厂标”时代。在2001年的改革中,第一个首先从制片上解决了电影著作权的归属,此外还有允许民营公司独立出品、工商登记这一系列的配套措施出来。

第一个民营公司独立出品电影的牌照颁发给了徐静蕾,这部电影叫《我和爸爸》。这部电影拿的是”001“号许可证。2002年,中国电影产量飙升至220部,之前跌到了90部,整个产量翻了一倍。从此,中国电影产量开始迅猛增长。

第二个文件就是院线制。过去中国电影是省地市县四级发行,而且有区域版权的限制。跨省之间,比如安徽省跟江西省拷贝不能交流使用。这个文件打破了层层壁垒,允许15家电影院可以组建一条院线公司。这样就把过去行政区域内的贸易壁垒打破了。到今天,中国电影产业迅猛发展的一个关键节点在于2001年的院线制改革。

然而,这一个改革也是一个不彻底的改革,为什么说不彻底呢?它至今遗留下来一个重要问题:影院和制片方分帐比例问题。

直到今天,中国制片方和院线的分成比例依然是全世界最低的。到目前为止,在每部电影的可分账票房中,制片方最多只能拿到43%的分帐。而全世界的惯例都是五五分帐。这是由于2001年院线改革时,照顾到当时全国各区域省市公司既得利益,所以造成了今天院线和制片方的行业分成比例问题仍然无法解决。但,总之,这个改革很重要,院线改革把影院的生产力释放了出来。

之后还有一系列的文件,包括允许民营公司独立发行电影。博纳就拿到了第一张发行牌照。还允许私营公司独立建电影院,万达、UME都是从这个时候起涉足影院建设。但是这个改革仍然不彻底。2001年时候有一项贸易的壁垒,到今天没有解决,那就是进口影片的引进发行仍然由国有公司专有、中影集团专有。这一点至今无法破解。

经过了政策上的调整,2001年开始,中国电影产业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十年当中,电影票房以每年30%的增长速度迅猛发展。到了03年这一年,电影票房终于突破了10亿。2003年这年,中国遭遇了非典,在电影院停业三个月的情况下,中国电影票房依然突破了10个亿。电影产业已经迎来了它的一个产业化发展的增长期。


未来十年,中国电影产业亟需深水破冰

2003年以后,电影的票房数字几乎是以火箭式的速度迅猛增长:200414亿,200520.6亿,然后26亿,31亿,然后62亿,101亿,130亿,170亿,230亿,然后到去年是293亿,今年1-8月份突破300亿,今年年底有望突破420亿。这是中国电影这十年产业发展迅猛增长的一个缩影。

与此同时,电影银幕的数量也迅速从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向全国的中小城市,包括这些县级城市,甚至中小城镇迅速发展。

应该说,这十年中国电影产业的发展得益于两个方面:第一个是依托商业地产配套电影院的建设,银幕数量的硬增长带来了影院票房收入的迅猛增长。第二个来自于数字化技术降低了电影运营成本,包括同步发行。

中国电影院的增长非常迅速,2001年全国只有1100块银幕,今年,2015年底已经跃升到3万张银幕。离美国最高的电影市场3.9万张银幕非常接近了。我们应该在2017年跃升到四万张银幕。现在每年递增5000张是没有问题的。中国电影产量已经稳定在600-800部之间,今年有可能突破700部这样一个产量,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电影生产国。中国电影迎来了这样一个产业发展的机遇。

中国电影在未来十年靠什么增长?我说前面十年是靠数字化,靠房地产,商业地产。未来的十年的增长,我认为应该来自于内容。内容的放开、审查的放开。分级制所带来的内容和题材的多样化。我认为,这十年,中国电影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中国电影产业刚刚经历过十年的改革,很多的行业内部的问题还没有改革到位。所谓到位就是我们的深层次的问题。2001年的改革,是经过十年漫长的商品属性的讨论,产业低迷到无法生存下去,倒逼式的改革。今天的中国电影行业依然面临着倒逼改革的问题:电影产业进入了深水区,改革到了深水区。

首先是审查体制问题。过去年产量100部电影的时候,是这么审;现在年产700部电影了,还是这样审。这导致了我们在内容题材上的局限,使得我们的产品类型过于狭窄,创作空间过于狭窄。当下的中国电影,一部片火了,一部戏卖火了,立刻引来一大群跟风的。《匆匆那年》、《致青春》火了,跟风的至少三百部以上。这会造成什么呢?——资本的重复投资或者是资源的浪费。因此,这是现在中国电影改革遇到的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不可回避的问题。这涉及到创作空间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利益集团的触碰。现在进口影片依然不能够放开,理由是什么?放开的理由有一万条,不放开的理由只有一条:文化侵略,恶性竞争,把利益让外国投资商赚走了。这是今天不放开唯一的理由,但是放开的理由有一万条。

今天这样一个时候,中国电影已经具备了与世界电影在中国本土市场竞争的能力。我们有30000多张银幕的放映市场,市场允许有更多的片源支撑。在这个时候其实我们在进口影片层面上要大胆破冰。但这个是现在没有办法解决的。